在線留言人才招聘資料下載聯系我們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煤電企業困局如何破解

添加時間:2019-09-03 16:30:06   瀏覽次數: 次    【 】   打印   關閉窗口

       這個夏天,新疆的用電負荷再創歷史新高,但煤電企業的經營狀況并未明顯好轉。烏魯木齊一家煤電企業負責人表示,作為當地重要的電源和熱源之一,該企業從1958年建設以來,首次連續3年虧損。“大唐在甘肅的煤電廠破產并不意外”,新疆的煤電企業生存同樣堪憂。

       這并非個例。事實上,近年來我國煤電行業日子并不好過,今年情況有所好轉,但虧損面依然高達50%左右。專家認為,這是電力市場過剩、新能源競爭沖擊、高煤價低電價“兩頭擠壓”等多種因素疊加、長期綜合作用的結果。

       煤電該如何破局發展?業內人士認為,在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大格局下,煤電的戰略定位將逐步轉向“基荷電源與調節電源并重”,未來應進一步嚴控增量、優化存量,提高靈活性。同時,國家有關部門及地方政府在政策配套上予以保障,例如推進電價的市場化、建立輔助服務補償機制等。

       近半虧損 行業陷發展困局

       對于在某大型發電集團摸爬滾打十幾年的李峰而言,煤電業績下滑的速度之快超出了預期。“值得注意的是,北緯38度線以北的地區,煤電企業基本全是虧損的,煤炭資源越豐富的地區虧損越嚴重。”李峰指著地圖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其所在的發電集團旗下有數個電廠負債率超過200%。

       2008年至2011年,煤電迎來歷史上首次行業性虧損,五大發電集團火電板塊累計虧損高達921億元。2012年之后,情況開始好轉,2015年五大發電集團火電利潤高達882億元,但一年之后,就“腰斬”降至367億元。2017年火電虧損達132億元,除國家能源集團外,四大發電集團均虧損,行業虧損面在60%。2018年全國煤電企業仍有半數左右深陷虧損泥淖,今年上半年略有減緩。

       與此相伴的是,發電集團的資產負債率長期高位運行,盡管比2008年85%的高點有所下降,2018年仍接近78%,巨額財務費用嚴重侵蝕當期利潤。

       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副總法律顧問陳宗法近期撰文指出,目前云貴川、東北、青海、河南等區域的煤電企業整體虧損,一些煤電企業資不抵債,依靠集團擔保、委貸維持生存,有的甚至被關停、破產,少數電力上市公司業績難以好轉,面臨被ST、退市的風險。

       半年內大唐旗下兩家子公司破產無疑是典型代表。今年6月27日晚,大唐國際發電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由于控股子公司甘肅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無力支付到期款項(約1644.34萬元),向甘肅省永登縣人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截至2019年5月31日,其資產負債率約298.5%,2019年累計凈利潤約-0.92億元。

       而在2018年12月,大唐發電控股子公司大唐保定華源熱電有限責任公司也遭遇了破產清算。截至2018年11月30日,該公司資產負債率約191.12%,凈利潤約-0.88億元。

       其他幾大發電集團也面臨著同樣的情況。華電新疆公司2015年以來,陸續關停了5臺累計37.5萬千瓦的火電機組。據公司內部人士介紹,2016年是新疆火電的低谷期,發電小時數創歷年新低,此后公司火電板塊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自2017年至今,寧夏煤電企業也是連續3年虧損。數據顯示,2017年寧夏統調火電企業虧損近24億元,2018年虧損18.5億元,截至今年上半年,虧損2.4億元。

       青海煤電企業的日子同樣難過。據了解,目前青海全省共有10臺累計裝機為316萬千瓦的火電機組,分屬5家企業,但在運的僅有一臺。西北能監局日前發布的監管報告顯示,青?;痣娖髽I資產負債率接近90%,且處于連年虧損困境。大通電廠資產負債率98.7%,唐湖、寧北兩座電廠負債率超過100%。

上一篇:光伏發電年度補貼需求17億元  下一篇:國網河北電力10大工程推進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
回頂部
你懂的视频